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第一人称被奸
第一人称被奸

第一人称被奸

我是在电脑公司上班的会计,毕业后就到北部工作,自己租个小公寓。个性 爽直少根筋,朋友、同事因此叫我小迷煳。身高165,体重52;身材还算不 错,34C的胸围、23吋的腰以及修长的双腿,可是我多年运动保养来的。
- 因为工作,每天要穿套装窄裙,而且一定要穿丝袜。习惯了吧!蛮喜欢这样 的装扮。尤其喜欢不穿内裤只穿丝袜,被它贴身包覆着感觉好舒服,摸起来滑滑 痒痒的,更把我引以为傲的双腿修饰得更美。若再加上细跟高跟鞋,更是好看! 因此,男人常偷瞄我的腿,不管在公司或是上下班车上。
- 某个星期一,我如往常下班回家…… -
「有张光碟……」我自言自语。拿上楼,换好衣服打开看看。
- 「咦?谁寄张光碟给我?」我说:「谁那麽无聊……」感觉是影片,就放放 看。『会不会等一下贞子跑出来?』想着想着,自己笑了出来:「哈哈……」
- 「啊!」萤幕画面出来后我大叫出来。「呜……呜……呜……」看着看着, 我开始哭了。
- 糢煳片段的记忆,看光碟内容,慢慢拼凑出上星期六的经过……
-上星期二,下班后跟公司死党小华、美玲一起吃饭后到PUB,因为小华生 日。嘻嘻哈哈大家聊着八卦,三个女人七嘴八舌真是有趣。
- 「啊!」小华叫了一声:「11点了耶!」 -
「明天还要上班,真讨厌!」我说。 -
「好吧……」小华很不情愿的说:「谢谢两位好姐妹帮我庆生!」说完她们 去洗手间了。 -
「小姐妳好!」一个长得很斯文、打扮整齐的男人站在我旁边说:「我注意 妳很久了,这是我的名片,有机会想请妳吃个饭。」
- 「喔……」我懒洋洋地答腔,心裡想:『无聊!』礼貌性地收下了名片,看 了他一眼。(没想到所有的遭遇就这样开始……) -
「如果打扰,很抱歉!妳跟朋友一起,我就不再打扰了。」笑一笑,那男的 回座了。我顺着望去,还有另一个男的同桌。
- (现在回想起,才知道他故意赶快离开,免得被我同事看见,多一个人认得 他。)
- 『蛮有礼貌的嘛!』我心想,顺手把名片丢进包包。
- 同事回来,我们一起离开后就各自回家了。在店门口我回头看一眼,他正微 笑看我,我笑一笑便走了。
- 回去后的几天,我根本没把那天当回事,直到星期五…… -
星期五是倒楣的一天。下班前开会,被经理骂到一无是处,气死我了!下班 时,突然想到那个男的,『找个局外人倒垃圾也不错!』我心想。找出来那张名 片,『基泰科技……』心裡默唸后抓起电话…… -
『咦!怎麽是空号?』我觉得怪怪的,但也没想太多,打手机好了。(现在 想,应该是假名片。) -
「喂……你是张志华吗?」我问。 -
「是!妳是……」那男的问。
- 「我是那天在XX店裡遇到的,记得吗?」我回答。
- 互相聊几句后,他说现在有事,约晚点在那家PUB见。 -
『也好!先回家洗个澡,换套衣服再去。』我心裡想。 -
晚上见面寒暄几句后,『长得还蛮顺眼的嘛!』我心想。 -
坐在店后角落,大部份都是我在说公司的事,他很斯文有礼地听我说。因为 我穿的细肩带蓝色洋装蛮短的,坐着整双腿都露出来,谈话中发现他会偷瞄我那 双浅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腿。我没在意,习惯了! -
或许是越说越气,不知不觉喝多了,头有点昏才发现,「有点累了,回家了 好吗?」我微笑地问他。但他坚持送我回去,说治安不好,坐计程车太危险。想 想也对,看他还算正派,而且我也有酒意,随即离开坐上他的车。
- 「口渴吗?」路上他问我,并拿了包饮料给我:「本来晚上买回家要喝,我 再买就好。」说完好心地帮我插上吸管。 -
还真有点渴,加上头昏脑胀的,我不疑有他,接过来就喝了半包(回想到这 裡,才想到果汁裡掺了迷姦药)。『可能是酒精发作了!』我想,因为渐渐感到 意识模煳、手脚发软。 -
「妳喝成这样,我扶妳上去好了。」停好车,他好心地说。我点点头,他把 我的手环在他肩上。
- 回到家,他扶我坐在沙发上,这时四肢无力的我意识越来越模煳,看东西也 都是模煳的,隐约看见他在打电话,但听不清楚说什麽。过一下子,又来了一个 男的。
- 「东西带了?」张问。
- 「有。」另一个男的回答。
- 『你……是……谁?』心惊了一下。但我现在才发现,全身毫无力气,连话 都说不清楚,只能瘫坐在那,而且那两个男人的脸变得越来越模煳。
- (事后得知他们把丝袜套在头上,以免被拍到当证据。)
- 接下来就是光碟内容: -
「会不会热?我帮妳脱掉衣服。」张在我耳边说,双手从我腋下将我向前抱 起,我软软的站起来靠在他胸前。不知道是喝了酒发热,还是迷药发作,我竟然 迷迷煳煳点点头。 -
他把细肩带往旁边一拨,丝质洋装便滑到地上。没穿胸罩、内裤的我,一丝 不挂的靠在他身上,全身只剩一条浅色丝袜。 -
「这马子还蛮骚的嘛!」另一个男人说:「而且身材不错喔!」
- 「哇!阴毛有修过喔!」张把我身体扶离他身上说。阴毛隔着全透明丝袜若 隐若现的,而他眼睛上下来回打量我全身,并随手撕掉胸贴。 -
「我看这樱桃小嘴叫起床来一定很好听!」张接着说。 -
「嘿……嘿……嘿……」两个男的淫笑了起来。 -
『你……们……要……干嘛……』我心想。
- 张弯下腰,我整个人被扛了起来,双手垂在背后,双腿微弯垂在他胸前,高 跟鞋顺势滑掉。
- 「脚趾头蛮漂亮的喔!」张看着我的脚,「嘿……嘿……摸起来真爽!」张 边走边说。一手抱着我大腿,另一手在我屁股及大小腿间又摸又抠的。
- 到了卧室,我被放在床上,这时意识模煳、只穿着丝袜的我,赤裸裸地瘫躺 着,任由他在我身上乱舔、乱捏、乱吻,无力反抗。
- 『不……要……不……要……』我模煳地想,嘴巴微微的颤抖。 -
「东西呢?」张问那男人,随即把我双手用丝袜绑在头上的床栏杆,腿被向 外打开,而他在我胯裆中把丝袜扯破了个洞。「粉红色的阴唇真漂亮!」张用手 把粉红色的阴唇拨开玩弄,我敏感的身体经不起刺激,渐渐从两片阴唇中流出些 透明滑液。 -
张随后接过那个男人拿出的跳蛋,包上保险套塞进阴道去,「嗯……」我不 自主地发出哼声,但心想:『不要……不要……』却无法说出口。被药效控制的 肉体逐渐战胜心智,身体渐渐感觉发热,开始扭动着:「嗯……嗯……」
- (事后得知,有种迷姦春药能令人全身无力但很敏感,又会产生幻觉;而且 酒精可加强效力,事后记忆模煳,甚至部份失忆。)
- 「奶子真是又大又挺,棒极了!」张抓着我的乳房又揉又捏的,还用舌头舔 吸我的乳头,「小小的乳头,粉红色的,真是漂亮!有34C喔!」张接着说。 -
「嗯……嗯……嗯……」我不断发出喘息声。这时脑袋裡渐渐产生淫乱的幻 想,身体也扭得越来越厉害:「嗯……嗯……嗯……」
- 「哇!真够淫荡!你才摸一摸她就湿成这样。」那个男人看到我双腿中的透 明黏液已经弄湿了丝袜。 -
这时,我双腿被向前抬,分别用丝袜绑在左右边床头柱上,整个人呈L型, 脚在上,双腿V字型的张开。阴毛下面的私处完全裸露在他们面前,丝袜被阴道 不断流出的黏液弄湿了一片。这种姿势下,我整个屁股都露出来,连股沟都看得 一清二楚。
- 「来个特写!」张对那个男人说。 -
「屁眼也蛮美的喔!」张边摸边说。
- 「嗯……嗯……嗯……」随着跳蛋的振动,我扭动着身体不断发出喘息声: 「嗯……嗯……嗯……嗯……」 -
「哇!湿成这样!」张把很湿的跳蛋拉出来:「这骚货的淫穴蛮紧的嘛!等 一下让妳欲仙欲死爽翻天。」说罢,用手指插进我阴道裡,前后来回地抽动着, 「啊……啊……啊……」我不由自主地叫出来:「啊……啊……啊……啊……」
- 「说『干我!快干我!』。」张看差不多了,在我耳边说。
- 「干……我……快……干……我……」我被迷药弄得慾火焚身,竟然会不知 羞愧地照着说。
- 「这个药还真有效!」张说:「把这骚货搞得这麽淫荡。」
- 「来点新招!」张把跳蛋再插进我屁眼裡,「哼……」突然有种莫名的酥麻 感让我发出呻吟声,透明黏液不断从阴道中涌出。 -
接着,张双手抓着我脚踝,把他的阳具一下就整隻插进我阴道,「啊……」 我叫了一声。由于双腿被张得很开,阳具下下都插得很深,每次他插到底,我便 一阵晕眩。 -
随着他的阳具抽送,我也越来越放浪,「啊……啊……啊……啊……嗯…… 嗯……」药物效力加上屁股传来的酥麻感刺激,我被弄到非常兴奋,他不断地干 我,我也不自主地淫荡叫着:「喔……喔……啊……啊……」
- 「啪!啪!啪!……」抽插的声音越快,我叫得就越大声:「啊……啊…… 不要……不要停……喔……喔……」而我叫得越淫荡,他更是用力干我:「啪! 啪!啪!啪!……」
- 「这骚货……还……真够……淫荡……」张边抽送边说:「被干得……这麽 爽……」
- 「是啊!连我看了都兴奋。」那个男人拿着部DV,边拍边说:「等一下换 我!」
- 「抱着……穿丝袜……的腿……做……真爽!」丝袜包着的腿被张移搭在肩 上,双手环抱着我大腿,他说:「真爽!」顺势又含又舔包着丝袜的脚趾,把我 脚趾部位的丝袜弄得好湿。
- 「啊……啊……嗯嗯……嗯……喔……我……我受不……受不了了……」我 在「啪啪啪」的抽送声音越来越快的情况下,一次又一次地达到高潮,「啊…… 啊……受不了了……」我一阵昏眩的叫着。
- 张用力抓着我的脚踝,把我被绑着的双腿交叉靠在他胸前,好让阴道更加紧 密地包夹着他的阳具。「啪!啪!啪!……」张用力干了几下后,「喔……」他 也发出呻吟声,虽然被保险套隔住,但我仍能感觉到一股灼热的精液突然射出。 -
「啊……啊……啊……」在天旋地转、欲仙欲死的高潮下,叫了几声我便昏 死过去,但还是不断喘息着:「呼……呼……呼……」 -
(接下来的事我完全没印象,是看光碟才知道的。) -
那个男人把绑着我手脚的丝袜打开,从床后抓着脚踝往后拉了拉,让我的小 腿露在床边,「我来囉!」说罢,他七手八脚地把丝袜脱掉,替我换上连身的黑 色网袜,阴部到屁股有个开口。 -
「这样更性感!」张叫着说:「拍个写真吧!」
- 无意识的我,身体被摆放了几种淫荡的姿势后,那个男人从后面把我抱起, 脚在地上滑着拖到客厅,往前一放,我就趴在垫了枕头的小餐车上,穿着连身网 袜的手脚自然下垂,头垂在餐车外。
- 「高度刚好。」那个男人说罢便抓起我的手用丝袜反绑在背后,双脚合併着 绑在一起。然后拿着跳蛋在我阴道口四週滑动,并同时用手指玩弄我的阴唇。身 体敏感部位受到挑逗,我亢奋得不断发出喘息声:「嗯……嗯……」 -
「你看你看,她又流出淫水了耶!」那个男人语带兴奋地说:「真是骚货! 这麽容易就兴奋!」话还没说完就脱了衣服,「噗」的一声便把整支阳具插进阴 道,「啊……」我满足地叫了一声。
- 「啪!啪!啪!啪!……」那个男人利用餐车的滑轮前后推动着,用力地干 我,两人身体被碰撞得发出很响亮的声音。「啊……啊……嗯……嗯……嗯…… 喔……喔……」因为身体无比兴奋,让我无意识地发出呻吟声:「啊啊……啊啊 啊……嗯……嗯嗯……」 -
「啪!啪!啪!啪!……」那个男人快速地抽送,我越叫越大声:「啊…… 啊……啊……啊……」中间有几次模煳的意识,但连续不断的高潮让我「啊…… 啊……」兴奋地叫了几声后,感觉天旋地转又再昏死过去。 -
「啪!啪!啪!……」狂干了一阵子后,「我……要射了……」那个男人说 罢,「喔……」叫了一声,动作渐渐停下来。 -
「好爽!好爽!」那个男人射精后拔出阳具,边脱下保险套边说。我还软摊 摊的趴在餐车上继续粗喘着:「呼……呼……呼……」 -
(光碟到此便结束。我猜事后他们有收拾过,连保险套都带走了,以免留下 证据。) -
隔天中午才醒来,看了看房间并无异状,但头很痛!模煳的记忆让我疑幻疑 真,不确定昨晚发生过什麽事……回想到这裡,我嚎啕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