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熟女萨丽的故事-续
熟女萨丽的故事-续

熟女萨丽的故事-续

时光在平静中度过,已经到了周五的下午,这时正好我一个人在家,有机会在电话上做手脚。我鼓捣了半天,终于装好了窃听器。现在,不管她跟谁通话,不管她和别人有什么打算,我都能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得到情报。当然,不是我直接得到,而是通过格兰杰的朋友亨利,是他给我提供的设备,并通过他才能知道我妻子通话的具体内容。-
  周一,我去上班,整整忙了一天。但我非常想知道那个窃听器录下了什么情况。问了亨利后得知,除了一些正常的来电外,还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亨利叫我安装的那个小设备效果很不错,他是专门学电子通讯的,曾经在当地的电信公司工作过。-
  回到家,萨丽和我重新开始说话,但也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家务事,我觉得自己也没必要非得装B不可,但我们之间的情感显然已经非常疏远了。在后来的几个星期里,我们甚至还有过两次性生活,尽管打破了我自己不再跟她有任何接触的誓言,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那两次性生活事先也没有什么心理准备,完全是偶然而为之的,而且都是萨丽主动的。但我的确也是个性欲非常旺盛的家伙,或者说我的意志比较脆弱,管他呢!
-  这天,我们坐在餐桌边吃饭,她开口说道:「喂,雷德?」
-  「什么事?萨丽。」
-  「雷德,你从上次跑出去后,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可是我们一直都没有好好聊过。现在能聊聊吗?你愿意吗?」-
  在我离家的那段时间里,也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回来以后,也一直和那个叫凯丽的妓女保持着联系。我和凯丽的关系已经相当融洽,虽然在那次跟格兰杰一起和那两个妓女疯狂做爱后我和凯丽再也没有发生过性关系,但仍然见过几次面,在一起吃过饭,她给了我不少心灵上的安慰。-
  我不以为然地回答道:「其实我们已经聊过一些了,萨丽。我知道,在过去几周里,我们的关系有点紧张,所以现在聊聊也不错。」-
  但是,我们俩在餐桌前相对而坐,眼睛都看着面前的茶杯,都不说话。可怕的沉默。-
  「说啊,萨丽,你先说吧。」
-  「雷德,首先,我想再次为我所做的事情向你表示歉意。」-
  她说道:「我的行为是不道德和不可原谅的,包括我说过的话。但是,我还想请求你的原谅,即使现在你不愿意,也希望你将来能原谅我。」
-  「我可以接受你的道歉,萨丽。可是,我怎么知道你以后是否还会和他后者别的男人做爱呢?我是说,如果以后我还是不能让你得到性满足的话,那你怎么和我平静地生活在一起呢?你怎么解释那天你跟那个男人在电话里说的话?你跟他说我只是你的饭票而已。」-
  「哎呀,我的上帝啊,不是这样的,雷德。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说。噢,等等,我也许知道为什么那么说。我那样说的意思是,你是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照顾我的男人,是你让我有安全感,是你给我提供衣服和食物,所以,我跟他说你是我的饭票。但这些还不是我们婚姻的全部,雷德克尔,你对我来说,对我们的家庭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是最宝贵的。」
-  「那他呢?那个男人对你是什么呢?」
-  「什么都不是啊,雷德。以前他对我没意义,现在对我也没意义,我知道你一定会明白这一点的。」-
  「可是,那天在电话里,你都跟他约好了再次做爱的时间了呢。你现在说你不会去找他了吗?」
-  「对啊,我就是想告诉你,我的丈夫,再也不会了,永远都不会了!」
-  「那么,如果我决定原谅你、忘记那件事的话,以后就再也不会发现你和他或者别的男人发生任何不轨事情了吗?」-
  「是的,再也不会了。」
-  她说话的声音非常大,震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摔到地板上。她看我尴尬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我说了不会,绝对不会,永远不会,我永远也不会背叛你的,雷德克尔。」-
  我听着,思考着。是的,我明白,有些男人大概不理解我为什么这么痛苦,那是因为他们不像我这样爱之深,痛之切。我的需要、我的情感、我的梦想都迷失在我如大海般波涛汹涌的泪水中。我的心被妻子的出轨行为撕扯成了碎片,但我不需要怜悯。我在想,我应该再给她一次机会。-
  我伸出了手,她握住它。我把她朝我跟前拉,她跪在了我的身前。我双手捧住她的脸。-
  「萨丽,我很想相信你,我相信你。可是,我不知道我能否相信你,我也不知道我能否原谅你,至少在现在还不知道。也不知道能否满足你……另外,我对自己能否学会继续信任你而感到失望。但是从我自身来说,我还是爱着你的。尽管现在发生了这么多痛苦的事情,但我对你的感情却没有改变过。我想再做些努力。」
-  我说道,感觉爱的情意重新回到了我的心里,但我身体仍然在害怕和惶惑中瑟瑟发抖。
-  「噢,我的上帝啊!」
-  萨丽尖叫了一声,大笑着扑进我的怀里。我们亲吻着紧紧拥抱在一起,一时间似乎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我们重新找回了爱情,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  过了一会儿,我放开了她,因为我还有些话要说:「萨丽,我还需要多说一句话,而你要相信我,你真的要相信我,萨丽,萨丽,如果我说错了,如果你背叛了我……」
-  我停下来,盯着她的眼睛:「我告诉你吧,即使世界上最高的山峰都没有我的复仇的怒火高。你听见了吗,萨丽?我说清楚了吗?你相信我吗?我再也不愿意受到像这次这样的伤害了,你知道吗?」
-  「是的,我亲爱的,我明白。」
-  她说道。
-  我知道,这个时候她的回答一定是发自内心的,但我不知道她以后在别的时间、别的地方又会抵御不住别人的诱惑。我心里存有疑虑,虽然充满希望,但还是心存疑虑。-
  第二天,我去找了格兰杰和亨利,我要他们暂时停止监视萨丽,如果萨丽不再和那个男人联系的话。但我让他们继续寻找那个男人的各种信息,我想找个机会好好收拾一下那个家伙。
-  「亨利,能找到所需要的东西吗?」
-  我看着他问道。-
  「那家伙确实是你的眼中钉肉中刺,是吗?」
-  他说道:「我当然能找到你所需要的东西。即使他胆敢在人行道上吐口痰,我都会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的,他做了任何坏事都逃不过我的眼睛的。」
-  「雷得克尔,虽然不该这么说,但我还是要说。」-
  格兰杰说道:「萨丽不是个轻易可以相信的女人,记住这一点,别再被她玩了。」
-  我看着他,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我明白,格兰杰。但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如果她不再有什么出轨行为,我会原谅她的。但是,如果她再背叛我的话,我不会放过她的。」
-  我们三人端起酒杯,像即将出征的战士一样以酒祭剑,准备大干一场。
-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生活过得相当顺心。我上班,回家,做爱,担负着做丈夫和父亲的责任。说起来,还是在家里生活比较舒服、安逸和幸福,也许更多的是宽慰吧。同时,我仍然和凯丽保持着联系,我很依赖她,她却没有向我提出过任何要求。凯丽绝对是个善解人意、头脑聪明的女人。
-  周一的下午,我接到了格兰杰的电话,然后就去见了他和亨利。-
  「我们搞到那家伙的情报了。」
-  亨利说道:「那家伙同时在跟好几个女人鬼混呢,并不是只有你老婆一个情人,雷德,而且,他所交往的大多数女人都比较有钱,其中有不少女人是付钱跟他性交的。那些女人基本上都是和他性交易完后给他开张支票,而他却没有将这些收入报交所得税。我有几个朋友在国家税务局工作,他们对这小子都挺感兴趣的,很显然,这小子不仅玩弄女性,还涉嫌逃漏税款,他必须为这事付出代价。」-
  我兴奋地搓着双手说道:「太好了,那我们赶快行动吧!」-
  我的两个朋友表情有些怪异,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后,格兰杰说道:「还有些事情……」
-  说完,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格兰杰和亨利似乎都有些不知从何说起。
-  我的心一沉,心里明白肯定跟我妻子有关,就说道:「她不会又和他在一起了吧?是吗?」
-  我的语气里充满了哀伤。-
  「雷德,真是抱歉。」-
  格兰杰说道:「我知道你非常希望得到一个很好的结果。」-
  他把一个大信封推到我跟前:「里面有一些照片。」-
  「你以为我愿意看吗?」-
  我没好气地说道。
-  「不。把这些照片交给你的律师吧,这样就足够了。」
-  他说道。-
  我点点头。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愿意看那些照片,但是我绝对不原因当着我的朋友们看到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东西。「非常感谢。」-
  我说道:「这事多亏了你们这些好朋友。」
-  「雷德,问个不相干的问题,你还继续联系凯丽吗?我曾经给她打过电话,想和她约会,但她说她已经不干那一行了。她说她已经找到了一个她爱的男人。当我问她那个男人是否是你的时候,她突然哭了起来,你知道是怎么会事吗?」
-  「不知道啊,大概是个偶然的事情吧。」-
  我说道:「但我会想办法跟她多联系的。不过,现在这个时候……」
-  「是的,是的,我明白。现在我们先解决眼下的问题。」
-  他说道。
-  我点点头。-
  「雷德,我们会继续帮助你的。我向你保证,那个混蛋早晚会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的,事情还没完呢。」
-  格兰杰说道。-
  「还有她!」-
  我气愤地说道:「她已经毁掉了我对它的信任,毁掉了我留给她最后的机会。」-
  格兰杰默默地点了掉头,亨利也没有说话,只是又喝了一杯酒。但是,我能看出来,他们都很同意我的想法,我们要让这个混蛋女人也付出代价。
-  我回到了那栋房子,在几个小时前,这里还是我的家,我们的家。现在,我感觉这里就像是个坟墓,一个让人心寒的坟墓。已经是下午了,一般情况下这个时间我都在公司上班呢,萨丽想不到我现在会回来,她坐在后院的天井里喝着饮料,似乎心情很放松。现在还不是跟她以及她情人摊牌的时候,所以我表现得极其平静。-
  我从冰箱里拿了瓶啤酒,和她一起坐在天井里,我决定让自己也放松一下。
-  再过几天,我们已经共同生活了25年的婚姻将不复存在,这是个非常可悲的事情,但我并不觉得特别难过。我感觉——我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感觉——也许已经无动于衷了。
-  「你好啊。」
-  萨丽说道,看着我那着酒瓶在她身边坐下:「今天回来的好早啊!」
-  「是啊,刚才出去办了点事,办完就没再回公司。」-
  我说道,暗暗惊讶自己撒谎是如此容易。她已经欺骗了我很长时间、很多事情,我希望自己的撒谎千万不要成为一种习惯。我的身体靠在椅背上,仰头喝干了瓶子里的酒,心里想着凯丽,不禁笑了起来。喔,我现在感觉不错,虽然没有任何别的意思,但我的确感觉非常好。
-  「你今天过得怎么样啊?」-
  我问道,心里在琢磨她今天是否和那家伙肏过。-
  「还不错。我打扫了房间的卫生,又洗了几件衣服,也没什么特别的。然后就坐在这里休息。」-
  她说道。-
  我没再接她的话,站进来朝房子里走去,她跟在我的身后。夜晚和以往的许多日子没什么不同,明天我就会有许多事情要去做了。首先,我要去找我的律师卡尔·费尔德曼聊聊,他是我们这个城市里律师界首屈一指的,办离婚案子也非常拿手。
-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了卡尔的办公室。我们认识已经很多年了,有事没事总是经常在一起聊天、喝酒什么的。我们的共同爱好是玩木马游戏。
-  「这么说,你来找我是真的要离婚了?」
-  他开门见山地说道。
-  「是的,她出轨了,而且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已经抓到过她一次,有几个朋友在帮助我搜集她出轨的证据。」-
  说着,我把格兰杰给我的那个信封交给了卡尔。-
  他打开那个信封,看着从里面抽出来的照片:「我的老天,看到这些照片你肯定气疯了吧?」-
  「我没看过。」-
  他盯着我的脸看了半天,说道:「聪明。除非你不在乎,不然最好不要看这些照片。」-
  我点点头,说道:「不看我也能想象到那些东西,光是这样的想象对我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我们仔细讨论了整个离婚诉讼的程序,作为无过错的一方,我将在整个诉讼过程中得到最大的利益。我要把我的银行存款、汽车户头和保险帐户等等都确定放在我名下,首先我要去银行办理相关手续。
-  在银行里,我把家里百分之九十的存款都转移到自己重开的帐户上,只留下够今后几个月家用的钱。我准备放弃现在所住的房子,因为那房子给了我太多的痛苦记忆,而且那房子的贷款也没有还完,如果她想卖掉那房子的话,也得不到多少钱。接着,我又处理完了其他事项。-
  我还需要向女儿珍妮通报一下家里的变故,但还是等到和这个背叛的女人办完离婚手续再说吧。卡尔向我保证说,只需要三天,也就是到周五,他就可以准备好相关的文件。等我告诉女儿这件事的时候,虽然不会太渲染她妈妈出轨的丑陋行为,但也会直言不讳。-
  我最后要做的事情,就是辞掉我现在的工作,这样我就可以不必向萨丽支付赡养费了。我现在的存款足够我生活一阵子的了,而如果我再需要挣钱糊口的时候,我就会离开这里,或者离开这个国家,也许会去墨西哥吧,但我想大概不需要跑那么远。总之,一旦我们离婚,那个背叛者将什么都得不到。就让那个混蛋男人去照顾他吧——不过他得先去监狱里服刑。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吧。
-  周五这天天气非常闷热,但对我来说,这一天是我新生活的开始。午饭的时候,我约了凯丽·安德丝,我需要跟她好好谈谈。
-  「你好啊。」-
  她说道,在我对面坐了下来。「你电话的语气有些好玩,但现在你的表情看上去不那么好玩啊。」-
  「是啊。」
-  我说道,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就在这个时候,我妻子就要收到离婚文件了。」
-  「哦?我的上帝啊,你是说你要离婚吗?」-
  她看上去非常兴奋。-
  我的心里也很兴奋,但我尽量不让这种兴奋的心情表现出来:「是啊,她一直欺骗我,前一阵我才发现了她的奸情。所以,我要和你……」-
  「是的是的,我明白了,雷德,我们只是露水之交。我先说几句,希望你别误解我。先听我说,然后你再告诉我你的事情,好吗?」-
  「好的,你先说吧。」-
  我很高兴让她先说,因为我正想着该怎么跟她说我们之间的事情,所以很想听听她的想法。
-  「雷德,我做这行已经6年了,现在你和你的朋友们分享着我的身体。如果你的亲戚、特别是你的女儿知道了我,也就是说……我是个妓女,雷德,而且,坦率地说,我是个非常好的妓女,我为自己是个好妓女而骄傲,我从来也不认为卖淫是个邪恶的职业。对我个人来说,我并不相信上帝,如果有上帝的话,是如人们所说的那般公正、慈祥,但那只是我的看法,别人可能不这么看。」
-  「我不知道你将怎么处理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我是说,是否要保持长期的关系,但我并期待我们会有长期的关系,不过我挺喜欢和你在一起的,你让我感觉很安全。有些时候我很需要这样的感觉,也希望这样的感觉能继续下去。但是,如我刚才所说,我并不奢望这种长期关系。」-
  她说道,然后把双手抱在胸前,等着我开口说话。
-  「凯丽,我爱你。至于你的职业嘛,我觉得你做得是最好的,而别人会怎么想你,我一定都不在乎。如果你想保守你的秘密,没问题。如果你想把你的经历告诉所有人,我也会全力支持你。说到我女儿珍妮,我觉得她一定会理解我们,也会理解所有的事情。坦率地说,我知道她一定会理解的。」
-  「那……」-
  她显然被我说爱她而震惊:「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亲爱的甜心,我爱你,而你那一流妓女的经历也是我的无上骄傲。我知道这么说显得有些奇怪,但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笑容可鞠地说道。-
  她看着我的眼睛说道:「雷德克尔,我最最亲爱的,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永远永远,但我还要继续我的工作。」-
  「我知道,我知道。」-
  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抱了很长时间。她吻舔着我的耳朵和脖子,顿时让我激动起来。但现在还不是做爱的时候。
-  「凯丽,有一件事我得说说,离婚的程序还需要一些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的接触还是要小心,我可不想给我妻子抓到什么把柄。」-
  我看着她说道,希望她能理解我。-
  「当然。」
-  她说道:「但我们不至于半年都不见一面吧?」-
  「不会。我们还是可以见面的,只不过……」-
  「好的……我能坚持。我觉得等着你还是值得的……但是,我还是想再问一次,雷德克尔,就算是我给自己的一个测试吧,我问你,你对我们的关系有信心吗?」-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关了它,铃声却再次响起。我甚至没看一眼来电显示就知道是谁打来的,是什么事情。我知道战斗即将开始。
-  此时是下午3点,我接起电话。出乎我意料的是来电话的并不是我的律师或者我的老婆,而是我一直忽略了的女儿。我该对她说什么呢?我的心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  很显然,她妈妈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而且用鳄鱼的眼泪打动了她,让她和她妈妈站在一起。现在,我要告诉她事实真相,让她理解我。-
  「你好啊,孩子。」-
  我说道。我们之间的通话持续了20分钟,谈话之我一直没有提起她妈妈的名字,我只是说她已经找到了别的男人,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结束了。我想,珍妮大概从我的语气里也能听出来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但她并没有追问我。-
  通话结束的时候,她告诉我说她将乘当晚的航班来看我,我知道她想再做些努力劝我和她妈妈和好,但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和我共同生活了25年的妻子已经无法得到我的信任了。我们已经彻底完了。-
  最后,我终于等来了萨丽的电话,告诉她女儿珍妮已经来过电话了,同意和她在酒吧里见面谈谈。-
  虽然没有什么着急的事,我还是很早就到了酒吧。其实,我是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场合的,不想看到一些感伤的场面,但总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早晚都是要面对的。-
  萨丽20分钟以后才来,刚一在我对面坐下,就说了起来:「雷德克尔,雷德啊,你怎么能这样啊!你竟然让律师给我送来离婚协议。告诉你,财产我们至少得对半分。至少我要得到百分之五十,至少!」-
  说着,她哭了起来。
-  我简直不敢相信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没有道歉,没有想办法挽回我们的婚姻,她只关心能分到多少财产。她如此无情无意,出轨是早晚的。-
  「萨丽,我警告你,我再也不想听你这么胡扯了。」
-  我气愤地说道。
-  「雷德克尔,我保持了对你的承诺,我承诺再也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了,我真的没再做过。从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有让罗德来过咱们家,也没有再答应他和我约会的要求,弄得他很生气。我这样做全是为了你,为了咱们的家,你难道不明白吗?」-
  她认真地说道,但她自己也知道她在胡说八道。
-  「萨丽,什么都不要说了,事情是不会有什么转变的机会了。」
-  「雷德克尔,雷德,那我还需要一些东西,只一点就够了……」
-  「我知道,可是你要的东西我给不了你。如果你真的想继续和我生活,那你不应该在我那次返回家庭后又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另外,我还做一件事情,是关于你那个混蛋男朋友的,你叫他小心点,我早晚会找他算帐的。」-
  她惊愕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在问我:「是不是疯了」、「你真要那样吗?他从来没有要对你做什么啊!」-
  「萨丽,别废话了,说他没做过什么,你相信吗?你都不知道你们所做的对我、对我们的家有多大的危害。至于说到他嘛,我真想杀了他。等我们的女儿珍妮回来,你问问她是怎么想的。如果你能说服她,那我也同意你的意见,也会给你想得到的帮助。可是,肯定没有人会赞同你的,你知道吗?」
-  「可是,雷德,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以后我怎么生活?你把家里所有财产都拿走了。你的律师说你也失业了,我才不相信他的鬼话呢。你就这样对我,让我以后吃什么?让我以后怎么生活下去?」
-  「我可以把房子留给你,你可以把它卖掉。然后,你去参加一些培训,再去找份工作。对了,我还可以给你出个主意,既然你那个大鸡巴的情人那么爱你,那你可以让他支付你的生活费啊。那个混蛋用你的身体可比我用的多得多啊。」-
  我说着,声音里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  「雷德克尔!你说得不对!当然是你用得多!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是你得到得最多!」
-  「你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你现在觉得我是第一位的了?可是,你不是说我从来都没有满足过你吗?你说过的话深深地伤害了我,你知道吗?」-
  「雷德克尔,你没听清楚那个电话的所有内容。在那个电话以后,我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你不知道我也被伤害得很深,我真恨不得死掉算了。」
-  「萨丽,我发誓我已经够便宜你的了。你说你也受到了伤害,但你知道你对我的伤害吗?告诉你吧,即使离了婚,我也永远无法抚平心中的伤痛。但不管怎么说,我仍然愿意最后再帮你一把。我有一个朋友经营着一家供销公司,还需要一个接待员,他也曾问过我是否可以让你去工作。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跟他说说,那工作一小时10美圆,你愿意去吗?现在就告诉我吧。」-
  萨丽哭了起来,她知道刚才她所说的一切都白费了,只能无奈地点点头,说道:「一小时10美圆吗?好象待遇还不错,是吗?」-
  听她这么说,我真觉得有些对不起她,她对工作方面的情况也太不了解了。
-  萨丽是那种根本没有一点逻辑思维的人,简直就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那着这样定了。如果你不乱花钱,如果你生活有点计划性的话,这些差不多够你用了。你还可以把房子卖掉,我想你的律师会提醒你,帮助你获得最大的利益的。我估计你卖房子的钱完全够你支付律师费,还可以让你在今后一段时间不会太拮据。没办法,你的通奸行为会让你付出很大的代价的。其实,我现在并不恨你了,萨丽,但我们也已经没办法继续生活在一起了。现在,我帮你找份工作,以后就靠你自己好自为之了。」
-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她又哭了一鼻子,然后我们就分手了。
-  就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又说道:「如果你真的要找他算帐的话,请别伤害他太重,雷德克尔,他真的不是一个坏人。」
-  萨丽可能不知道,她的话让我非常愤怒:「你就别管他的事了,萨丽。你最好离他远点,不要再去找他。」-
  我说道,本来我还想说,如果她去找他的话,我连她一起打,但我还是忍住没说。
-  一转眼几个月过去了。这天中午,我跟我的好朋友亨利和格兰杰在水晶宫俱乐部的餐厅里吃了一顿美味大餐后,他们先我一步离开,而我又在那里待了一会儿,希望看到凯丽,因为她常在这家俱乐部招徕客人。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萨丽竟然走到我的桌子跟前,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  「萨丽!你怎么在这儿?」-
  我惊讶地问道:「我们不是一切都谈过了吗?」
-  「雷德克尔。」-
  她很悲伤地说道:「我知道我们已经离婚了,但我还想跟你再最后谈一次,我是说希望你理解我,理解我的软弱,理解我女人的愚蠢。雷德克尔,我一直在考虑我以前做的事情,真是觉得很惭愧。我现在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能可怜可怜我。」
-  「你不是已经去我朋友的供销公司上班了吗?」-
  其实我知道她的情况,我那个经营供销公司的朋友金宝已经告诉我了,我知道她在那里还干得不错。-
  「是啊,谢谢你啊。在那里上班的工资够我用了。」
-  她说着笑了起来:「那套房子我已经卖掉了,大概你也知道了,除了手续费和最后一笔贷款,还剩下一万多美金。我想,我的生活可以重新开始了,但是,雷德,我不想独自开始新生活,也不想再找别人一起生活,我希望你回来,我希望你和我重新一起生活。」
-  就在这时,凯丽走了过来,冲我笑笑,然后转过头看着萨丽,说道:「我猜你就是萨丽吧?」-
  在这之前,这两个女人从来没有见过。现在,我知道她一定知道我们俩刚才在谈什么。
-  「是啊,你是……」-
  萨丽满脸狐疑地问道。
-  「我叫凯丽,是雷德的未婚妻。我不得不说,萨丽,你让这样一个好男人离开你实在太遗憾了。」
-  萨丽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她转够头去,不再看我和凯丽,说道:「我想,我们之间真的该结束了,是吧,雷德克尔?我的意思是,我们这么多年的婚姻生活已经彻底结束了。」
-  「你说得没错,萨丽,你需要的生活方式是我无法容忍的。」
-  我说道。
-  「好吧,我认了。反正就这样了,我也无所谓了。噢,对了,顺便说一句,我才不在乎你跟哪个骚屄女人肏屄呢,我知道你早晚会有大麻烦的。我和那男人的事情你可能早就知道了,但你不知道的是,他把我肏得非常非常舒服。我觉得非常享受……好吧。」
-  萨丽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凯丽:「那我恭喜你们俩了,你可别学我的样子把这个男人给弄丢了,别为了一些愚蠢的想法就破坏了你们的幸福生活。」-
  「我不会的。」-
  凯丽说着,看着萨丽站起来,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几个月以后,因为我女儿珍妮的原因,我再次见到了萨丽。那天,珍妮是晚上到的,她给我打电话,说先去看看她妈妈,第二天再来见我。我觉得也不错,是该先让她去她妈妈那里看看,让她看看她妈妈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从生活上来说,我对萨丽是既生气又担心,尽管爱情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  自从我们离婚后,珍妮已经回来过几次,对于稳定她妈妈的情绪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  第二天早上7点,珍妮就到了我住的地方。我住在一套小公寓里,距离我上班的地方有四英里远,那是凯丽的房子。实际上,凯丽拥有那座整栋公寓楼的产权。刚开始我还不知道凯丽这么富有,看来有些妓女的确可以获得非常不错的收入。
-  从我自己说,我和萨丽结婚那么多年,才有十万多美金的存款,现在这些存款都在我名下,萨丽一分钱都没有得到。亨利帮着我把我和萨丽的绝大部分财产都争取到了我名下,这事也只有他知道。
-  凯丽和我在珍妮来之前就起来了,忙着准备马蒂尼酒,我们俩都有些紧张,握着酒倍的手都有点发抖。-
  「喂,凯丽,你手抖什么啊?你这样弄得我也紧张起来了。」-
  我笑着说道。
-  「是啊。不过你说得倒容易,我这妓女身份不知道珍妮怎么看呢。我真她看不起我,也怕你会为了女儿而离开我。」
-  「噢,我觉得她不会的。」
-  我说道:「不过,如果她鄙视你的话,也一定会鄙视我的。记住,我爱你,我也知道你爱我,这就足够了。至于你的过去,还有我的过去,都让它过去吧。」-
  门铃响了起来。我和凯丽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正好7点。-
  我们俩都没动,然后一起大笑起来。我跑去开门,凯丽跟在我身后。-
  「嗨,老爸,你好吗?」
-  我女儿说道。-
  「好啊,好啊,我的小宝贝。」
-  我说道,拉着她的胳膊把她带进了门。我把她介绍给紧张站在我身后的凯丽,但珍妮似乎和我们一样紧张。她们俩只是相互点了点头,好象不知道该说什么。
-  「乖孩子,我们准备了一些马蒂尼酒,我记得你是喜欢这种酒的。」
-  我对珍妮说道。
-  「太好了,老爸。」
-  我跑到厨房去,把酒和酒杯用一个托盘拿过来。倒上两杯酒,送给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女人,然后再给自己倒一杯,我坐在了凯丽的身边,希望给她一些安慰和鼓励,我知道这个时候她需要我的支持。
-  「珍妮……我能这么称呼你吗?」
-  凯丽说道。-
  「当然可以啊。」-
  「好的,我得先跟你说……」-
  凯丽结结巴巴地说道:「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我想我知道你会怎么看我……我是说……我从来没有……我是说……我不想试图……」-
  「凯丽,我知道,并不是你插在了我父母之间。我觉得,在我父母的矛盾斗争中,其实我和你都是无辜的。」
-  沉默了一下,凯丽深深吸了口气,又说道:「是啊,是啊,你爸妈的分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我和你父亲的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要让你知道。」
-  珍妮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凯丽为什么口气如此严肃:「好吧,你说吧。」
-  珍妮也严肃地说道。
-  「珍妮,我比你爸爸小10岁,但是,年龄不是问题,因为我爱你爸爸,我想和他结婚,而且,他也向我求婚了,我同意嫁给他。」-
  凯丽说完停了下来。
-  「很好啊。」
-  珍妮说道,知道她肯定还有话要说。-
  「我没结过婚,也没有孩子,甚至和亲戚朋友也没什么来往。所以,在过去很多年里,我交往了不少男人。」
-  珍妮皱着眉头听着,她有些不安,但有爸爸在让她稍微平静了一些。
-  「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我遇到了你爸爸,他付钱给我,我陪他上床……我勾引了他。」-
  房间里一片寂静。-
  「然后呢?」
-  珍妮轻声问道。
-  「我是……我以前是……是个……妓女。我不想隐瞒。」-
  凯丽说道:「我为了钱陪男人上床。这就是我要说的。」-
  凯丽说道,眼泪顺着她的面颊流了下来。-
  「喔?」-
  珍妮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  「那天晚上,我撞见你妈妈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珍妮,我非常愤怒,转身就跑到酒吧去了。在那里,我遇到我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就把我心里所有的烦恼都跟他说了。然后他找了女人来安抚我。凯丽和另外一个女人一起来的,我马上就被她吸引住了。凯丽为我擦干了眼泪,在以后的几个星期了,我们接触得越来越频繁,感觉也越来越好。简单的说,就是这样。」-
  我插嘴道。
-  「真该死。」-
  珍妮用难以琢磨的口气说道。-
  凯丽突然爆发了:「也许我该离开这里。」
-  她说道:「我觉得应该你们父女俩单独谈谈。」
-  很显然,凯丽认为珍妮不同意我们之间的关系。
-  「凯丽,不,不,你别走。我没有反对你们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很惊讶。我从来没和一个……」-
  珍妮犹豫地说道。-
  「一个妓女。」
-  凯丽说道。-
  「我真的只是很惊讶而已。我很高兴我老爸找到了一个可以照顾他的女人。我希望我们可以做朋友,凯丽,我是这个意思。」-
  「老爸,她很漂亮啊。」
-  珍妮又转头对我说道。-
  屋子里原本凝重的气氛立刻轻松起来。「好了,好了,没事了。」
-  我大声高兴地说道。
-  我们又聊了几个小时,凯丽和珍妮像谈甚欢,几乎已经成为了好朋友。事实上,我觉得这事蛮有趣的。
-  珍妮一直在我家待到凌晨两点才离开,她说她要去陪她妈妈,因为她妈妈的情绪比较低落:「老爸,我希望你能想办法让妈妈快乐一点,我希望她能很快从愚蠢和悲伤中解脱出来,让她过上正常的生活,好吗?」-
  「好的。」
-  我说道:「我会好好考虑的。」-
  看到珍妮点了点头,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凯丽,看到她眼中赞许的目光,我心里一下释然了,觉得凯丽真是个宽容的女人。-
  离婚一个月以后,我和凯丽结了婚。珍妮很真诚地祝福我们,并邀请了她妈妈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萨丽爽快地带着她一个当警察新男友来了。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预示着我们都将有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对凯丽来说,曾经失去的美满家庭生活重新回到了她的身边。我们和萨丽都过得不错,但那个勾引了萨丽、破坏我家庭的混蛋的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通过亨利和他那个在国税局工作的朋友,我们找到了那家伙偷税漏税的相关证据,将那家伙送进了监狱,他的财产也大部分被国家没收,让他变成了一个一文不值的臭狗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