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喜欢女人的女人
喜欢女人的女人

喜欢女人的女人

她有女朋友,但是不太固定,一起喝酒的时候,我们男生吹嘘自己的马子有多正,她也一起吹嘘她的女友身材有多好,人有多漂亮,喝到尽兴处,她也如男生一般口吐脏言。-
-
  然后就发生了那次意外。大三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又一起出去吃烤串儿喝酒,闹到很晚,几个北京的同学打车回家了,她家也是北京的,但是因为在和家里人闹矛盾(大概就是因为她的性取向的问题吧),所以还是要回学校,可是那是时候已经很晚了,她说她们学校这阵子正在评北京市文明校园,宿舍楼肯定锁了回不去,就提议和我一起去看通宵电影,她说她知道有一个地下放映厅,专放忒有味的片子。我们打车去了,但是发现那家放映厅已经关门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公安查封了。
-
-   我因为要准备 GRE,在附近居民楼里租了一间一室的房子,最后没有办法,就和她一起回到我租的地方。那个房子很小,并且光线不充足,不过还好的是有老式的卫生间,也可以洗澡,不用到楼底下上公厕。不过屋子里没有空调,那个时候虽然是九月份了,但是仍然非常的闷热,屋子里只有一台老落地扇,吱吱呀呀的吹着难忍的热风。
-
-   我对她说,咱们就这么将就一宿吧,你睡床上,我铺席睡地上;她说,不行,地上凉快,她睡地上。我说,好吧。她又说,她必须要冲个澡,不然要难受死了。然后,她就去了卫生间。
-
-   让我诧异的是,她冲完澡竟然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内裤出来了。她说,衣服都汗湿了,还有很大的酒气,她顺手把它洗了,又说,我的毛巾太脏了,洗了半天才洗出来。她若无其事的说着,也许没有把她和我当作不同的性别,但是她的身体毕竟是一个女生,光洁雪白的皮肤,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却很挺形状很好的双乳,浅粉色的乳头上还闪烁着晶莹的水珠……-
-
  她好不介意的坐在了我旁边,吹着电扇,建议我也去洗个澡,但是却没有发现,我的眼中正冒着邪恶的红光,21岁的毛头小伙子,旁边坐了一个挺着奶子,光着脊背的美貌女子,恐怕不会有多少人去仔细的用大脑思考。-
-
  我近似疯狂的扑在她身上,强行去亲吻她,她先是一怔,然后努力的反抗,一边反抗,一边呼喊,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她不住喊的是:“恶心”两个字。我不知道她是嫌弃我没哟洗澡,还是别的什么。
-
-   但是她终究是女生,力气没有我大,我顺手抓了她仍在一边的腰带,利索的捆住了她的双手。她的一切挣扎都变得徒劳,我开始像一头饿狼一样欣赏我的猎物。
--
  我那时已经有了性经验,所以我并不是很鲁莽。我亲吻着她的耳根,亲吻着她的脖子,她依旧在挣扎,不断的咒骂我,当我含住她的乳头的时候,她喊了一声:“操你妈”。
-
-   我罔顾她的咒骂,像品尝着一道甜点一样轻轻的舔舐着她的乳头,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乳头,颜色粉嫩,大小适中,小小的乳晕相一朵待放的蓓蕾,慢慢的,她的咒骂变成了呻吟,我不知道她是痛苦,还是兴奋。-
-
  我脱下了她的内裤,一边仍然握住她的乳房,一边给她口交,因为她小穴的颜色也是一样的可人,她的阴毛仔细修剪过,看上去很整齐,粉嫩的小阴唇,恐怕对于任何男人都是不可抗拒的,她的阴蒂很敏感,每次我舔动她,她的阴道都会紧一下,挤出一汩汩的爱液,我不断的舔动并且轻咬着她的阴蒂,她仍然在咒骂我,咒骂中夹杂着呻吟。-
-
  我最终还是插入了,她不是处女,我其实意味她可能会是处女的,但是她不是,她的阴道湿润温暖,紧紧的箍在我的阴茎上,我对她说,她的阴道是专门为我而存在的,她又喊了一句:“操你妈。”并且试图咬我。-
-
  我把她翻过来,屁股撅起来,从后面干她,一只手扶住她翘翘的臀部,一只手绕到她胸前继续揉捏她的乳房。
--
  她流了很多水,乳白色的,顺着腿滴下来,随着我的抽查,她不再咒骂,只是是呻吟,很忘情,她的喘息加剧,她的呻吟也愈来愈急促,她光滑的脊背突然开始紧绷,身体极力的向上伸展,不断的颤动着,我知道她高潮了……-
-
  然后她开始哭,我第一次看到她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得让人怜惜。我也不忍心在继续伤害她,尽管还没有射,我还是停止了抽插,其实她要是一开始就哭,我也许就不会这么禽兽了,她的桀骜反而让我觉得性起。
--
  她见我停了,不解的看着我,一会儿又恢复了平时的气焰,冲我喊:“你他妈的怎么不射啊?”
--
  我说,我没避孕套。
--
  她颤颤巍巍的爬起来,肯定因为高潮才褪去的缘故,走路腿仍然有些打颤,她一句话不说的到卫生间,又冲了澡,然后去我厨房的冰箱里翻出我昨天吃剩下的半个西瓜,找到一个勺子,然后仍然光着屁股,抱着西瓜走到屋子里,把我的 红宝书和巴朗词表垫在西瓜下面开始挖西瓜吃,一边吃,一边说:“操,渴死老娘了。”
-
-  我觉得这句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很奇怪。
--
  我开始看着她吃西瓜打手枪,她一边吃西瓜一边欣赏着我打手枪,我对她说,你坐得离我近点儿,让我摸一下助兴,她说:“滚”。 然后我就射了,稠白的精液喷射了很远,一直喷到她手边,她用纤细的指头蘸了一点儿,在指尖捻动着,说:真脏。-
-
  我啃完了她吃剩下的西瓜,她已经光着屁股在凉席上睡下了。我也睡下了。过了一会儿,她对我说,如果床上太热,就也下来睡。我说,不了,我刚才太禽兽,错了,我正在反省。-

-   她又骂了我一声,然后睡了。
--
  第二天早上我一睁眼,以为她肯定已经走了,但是没想到哦她仍然仰面朝天,大字形的睡在地上的凉席上,睡相很可爱,我的阴茎又硬了,我很想再扑上去,可是我没有,我冲了个凉水澡,她也醒了,我说我去买早点,你要和豆浆还是吃馄饨。
-
-   后来还见过面,再后来我就出国了。偶尔有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