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蔚蓝爱情
蔚蓝爱情

蔚蓝爱情

三月还不是旅游的旺季,气温有点低,但阳光正好,邱阳坐在大巴车上,远远看见玉龙雪山山顶的千年积雪,李凯天告诉她,有句话说贵人到雪山笑,意思是说,雪山上有厚厚的云层,阳光很难照射进来,尤其是冬天的时候,山顶常年被云层包裹著,根本看不到山峰上的积雪。(导游是这麽说的)
-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贵人?”她得意的冲李凯天笑。
-  “是,你是贵人。”他亲了她一口,意味深长的回答。-
  由於海拔的高度问题,大巴车在山路上攀爬的过程中,一直让人有种漫步云端的感觉,车窗外面有层层叠叠的云雾,偶尔可以透过其中看见葱郁的绿色。邱阳兴奋得手舞足蹈,不停的指指点点,小声告诉李凯天她新奇的感受,李凯天只是笑,听她叽叽喳喳的说话,偶尔给她讲解这些现象形成的原因,其实他内心一样雀跃,因为这次的行程里有了她。-
  玉龙雪山集亚热带温带和寒带的气侯於一身,甚至随著高度的不同所呈现景色时节也不同。他们第一站到了云杉坪,据说是隐藏在雪山中的一块巨大草坪,常年绿草丛生青树环绕,从那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雪山上的千年冰川,小道栏杆上挂满了游人留下的祈愿和祝福。
-  李凯天故地重游,心情波动的越发厉害,他取了两个木排,一只自己留下,一只给了邱阳,他嘱咐道。“要认真写,很灵的。”
-  一年前,他自己来到云南,彼时的心情和邱阳一样激动,遗憾的是,他一回头,却连个分享的人都没有。就在这条杉木小道上,他曾经虔诚的祈愿,也许这其中的某一块木牌上就有他留下的笔迹,只有简单的两个字:邱阳。
-  他心中所想,心头所念,全都写在这个名字的一笔一划间。时隔四年,他的心境心情和当年的惆怅满怀截然不同,但他依然无比虔诚的写下了这两个字,邱阳-----这是他一生的梦想。-
  两人写完,把木牌系到扶栏上。邱阳缠著问他写的什麽,李凯天只一把揽住她的肩膀,“告诉你就不灵了。”-
  邱阳撅撅嘴,又回头看了一眼两块随风摇晃的木牌,她心里隐隐期待真的如李凯天所说那样,心诚则灵。
-  大巴又开始行驶,邱阳看到窗外碧蓝的水面,李凯天告诉她,这蓝月谷,也叫白水河,是雪山峰顶的千年积雪融化而形成的。因为受山断的阻隔,它形成了四大湖面,其中镜潭湖最为著名,导游告诉大家用湖水拍手拍脸可以带走晦气,迎来好运。-
  湖水冰凉,李凯天蹲在一块浮石上,捧了水揉在邱阳的小手上。那时,水面波光粼粼,光线折射出碧蓝的光,耳边有小瀑布流淌的水声,温柔的男人修长的手指覆在女人柔软白皙的手面上,像是体贴的清洗,又像缠绵的述说。
-  邱阳手上凉凉的,她盯著李凯天因为仔细认真而越发迷人的侧脸,只见他慢慢的单膝跪地,轻轻含住她的指尖,她嫩滑的手背上还滴著透明的水珠,无名指上却已经闪耀著一枚夺目的戒指。
-  邱阳咬住嘴唇,心跳暗自加快,她有种预感,那个时刻就要来了。
-  李凯天望著她微红的眼眶,只是轻轻的吻著她的无名指,这款戒指,是他亲手打造的,不同於普通戒指所采用的白金黄金,这款戒指用的是碧石水晶共生矿石,是不透明的二氧化矽隐晶质,自然生长的粉色芙蓉石幼晶以方中见园的形态镶嵌在虎斑玛瑙的戒身上,巧工夺目之余,最可贵的在於材料的天然之姿。-
  邱阳怔怔的看著他,这是什麽意思,不说些什麽吗?-
  他温润如泉的声音像在诉说一个久远的故事,“我十七岁见到你,爱上你,得到你,与你分开四年,直到重新在一起,我们周转十年,我从没有过一刻怀疑自己的心意。我曾经自己来过云南,吃过这里的小吃,看过这里的风景,我曾经和你一样为自然的壮阔震撼,可我当时那麽多体会却没办法和你分享。那时候我才真正明白你之於我而言不仅只是爱人那麽简单,我想要的是和你分享我的一切。我到了蓝月谷,有老人对我说,这是嫦娥因为思念流下的眼泪,这是她後悔独自奔月流下的眼泪,如果在这真诚忏悔,就会重新获得失去的爱情。”
-  “从云南回去,我接手打理公司,我想,等初步定下来,我就去法国找你。结果,你回来了。那时候我又觉得,人真的会有敢天谢地这种心情。我的求婚一直是定在这个对我而言有些特殊意义的地方,想带你感受我当时的感受,想你明白我真心的忏悔。”-
  “最初我是怕你不肯嫁给我,後来,是发生了一些小波折,直到华月的婚礼上,我看著你期待的眼睛,觉得真的不能在等。”他说到後来有些哽咽,“宝贝,如果我没有让你等太久,那麽,嫁给我,做我唯一的小太阳。”
-  还能说什麽呢,在这个时候矫情不太好吧!邱阳不顾劈里啪啦掉下来的眼泪,毫不犹豫的点头,张口咬住李凯天浮著笑容的嘴唇。-
  十年前的某一天也是这样,李凯天笨拙的表白:“做我的小太阳。”
-  晚上回去已经很累了,可两人都觉得意犹未尽。-
  开了门,原本软软的靠在李凯天身上的邱阳瞬间变成大力水手,她一个使劲把李凯天按在门上,紧紧的贴了上去,她又小又瘦,几乎被包在男人高大的身影里,小脸埋在男人的羊绒衫上撒娇一样的蹭,今天於她太过独特,邱阳抱著他一点也不想松手。
-  她小手一掀,把李凯天的毛衣推了上去,微微弓下身从他腰腹开始吻起,嘴里不停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李凯天被她吸得闷哼一声,他快速的扒干净自己把人提上来,一口吻上邱阳肉肉的唇,她平时很著重保养,即使云南天气那麽干,她的唇吃起来口感还是特别好。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李凯天脱了邱阳的衣服,抓住她硕大的奶子任意揉捏,看著白腻的乳肉上很快浮起他淡淡的指痕,邱阳被他捏得娇吟连连,他渐渐有种凌虐的快感。
-  邱阳一手勾著李凯天的脖子,另一只手飞快的解开他的裤子,“老公,嗯,去浴室嘛!啊……这会听到的!”
-  李凯天正急吼吼的啃著她的脸蛋,裤子掉到地上,他踢掉鞋子托著邱阳往浴室走,“宝贝……”-
  “嗯?”她仰著脖子享受著李凯天游走在脖颈间的啃咬,她喜欢他这种力度的亲吻,喜欢他的胡渣坏坏的扎在她柔软的皮肤上,听到李凯天喊她,她一边闭著眼睛答应,一边把自己送上去给他亲吻。
-  谁知他把她放到梳妆台上,松手推开一步,邱阳等不到亲亲,不满的睁开眼睛,就看见李凯天两手交叉胸前满脸坏笑的看著她。
-  “怎麽了嘛!”她伸出手要他抱,下面已经开始流水,他却把自己放在这里,这让她口气越发娇嗔。-
  “宝贝,摸给我看,你先到一次高潮我就喂你好不好?”李凯天好看的手指在她打开的腿间拨弄,嘴里诱哄著。
-  邱阳被他弄得小脸通红,她本身就是被调教过的人,在法国每次想他想得厉害就会自己动手,可那种感觉怎麽能和李凯天带给她的相提并论呢。
-  他看她犹豫的模样,果断的抽走了手指,“好吧,那我洗洗睡了!”-
  李凯天虽然一柱擎天,可是为了看到想看的,他假装轻松的往花洒下走去。
-  “不要嘛,”邱阳赶紧拉住他,脸贴著他的背,“我做还不行吗……”-
  李凯天得意的转过身开,邱阳正大张著腿,可怜兮兮的扒开自己的小逼。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粉肉包著的小珍珠,在空气里微微的颤抖著,只见她指甲轻轻的在上面刮著,紧接著小嘴里就开始溢出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凯天……在重一点……”
-  她竟然在叫自己的名字,她在想象现在弄著她的人是他,李凯天被这个想法取悦了,他手不由自主的抚上硬得发疼的肉棒,看著面前骚媚的女人撸了起来。
-  邱阳的中指已经插在小穴里灵活的进出,时不旋转著角度,每一次进出都带著大量的花液,洗手台上已经积了一滩水迹,她嘴里还娇声叫著,“凯天,嗯…操我……我好想你,要我……重一点……”-
  似乎是还感觉不够,她两根手指都插了进去,另一只手的在花核上娴熟的打著圈,微眯的眼睛竟然蓄满泪水,她转了个身子跪在洗手台上,小手从两腿间插进小骚逼里,就这样在三根手指的抽插下猛喷出一股热液,她抽搐著倒在洗手台上。
-  李凯天看得眼睛发红,连忙上前想把她抱起来,谁知道小女人竟然推开他呜呜的哭了起来,把李凯天吓了一跳,连忙不顾她挣扎的抱进怀里又亲又哄,“我们小宝怎麽哭鼻子了呢?来不哭了,老公亲亲。”-
  邱阳觉得越发委屈,她躲开脸不让他亲,“我不要你亲,我以後在也不和你爱爱了!”
-  李凯天一听才知道是真生气了,“好宝贝,老公以後在让不让你自己弄了好不好,不气了,老公道歉好不好!”-
  邱阳委屈的抡起拳头打他,“我讨厌你,你,你知不知道我那几年多想你,想你抱我,想你吻我,想你搂著我睡觉,每次做梦梦到你要我,醒来只能一边摸自己一边假装是你在要我,我讨厌你讨厌你!”-
  李凯天怔住,又是心疼又是欣喜,他的乖宝那麽爱他,他举起邱阳的腰钻进她湿润的小穴耸动起来,他滚烫的唇舌吃掉邱阳脸上委屈的眼泪在重新补上自己的吻,“宝贝,宝贝,我错了,我应该早点去找你,以後在也不会了,不管发生什麽我都不离开你半步……”
-  邱阳被他炙热的撞击冲昏了头,她对著李凯天肩上那个淡淡的牙印狠狠咬了上去,“你,不许说谎!”
-  “不说谎,只爱你只要你!”李凯天说完在她嘴唇上狠吸了一口,他一手揉著邱阳因为撞击而上下甩动的奶子,一手紧紧按著她的屁股,下身发狠了的顶她。-
  “嗯…啊…老公……啊……老公……”邱阳被他弄舒服了,只知道摸著他的脸咿咿呀呀的喊老公。-
  李凯天早就撞开她的子宫口,她花径本就窄小,又缩得厉害,耳边都是她媚得入骨的叫喊,他被她夹得几乎缴械。他把邱阳的腿架在肩上,打了一下她的屁股,“老婆,你要把老公夹断了!”
-  他因为这个姿势进得更深,邱阳稍稍松了点,又吊在他脖子上断断续续撒娇,“老公啊,你……要是喜欢看我……嗯……看我弄,我可……以弄给你看……”
-  “真的?”李凯天汗从额头上滴下来,喘著粗气加速。-
  “嗯…但是……啊……你要奖励我大肉棒,还……还要亲我……啊……”
-  李凯天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射给了她,两个人腿间都粘乎乎的,但还是连接著不肯让对方出来,李凯天下巴上的胡渣在邱阳脸上轻轻磨蹭,“宝贝,你怎麽那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