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从女孩到母狗
从女孩到母狗

从女孩到母狗

灯火辉煌的夏夜,我身着性感的独步在城市拥挤的人群,眼睛搜寻着男人饥渴的眼神,他们不是我的目标,大部分的男人都是有色无胆,所以往往都得到我鄙视的眼光。我来到一家大型迪斯科舞厅,我每天都在各个有名的歌舞厅来往穿梭,但我不是来跳舞的,我是来勾男人的。-
-
  我做此行当以及有5年多的时间了,各个风月场所都有我的熟客,但人数却不多,5年下来也就只有60多个男人,这个数字也许只是一般小姐一两个月的数量。这都是因为我做的方式和别人不同,我做的是女奴出租,就是我给男人玩一个或几个月,他付给我多钱,钱至少先付一半。和做二奶有点像,不同的是在包租期间男人们可以任意玩弄我,前提条件是不能把我搞残废或搞死,当然还要有足够的钱。价钱很高,一个月3万,还得包我丰富的衣食。-

-  但这个价钱对于那些有钱的老板来说简直就算不上什么,再加上我年轻漂亮皮肤又好,所以很多的大老板都和我有过关系。那些个老板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像我这样的玩法还从来没有试过,所以他们都愿意和我做生意,只是僧多粥少,很多时候他们都一起玩弄我,而且他们还玩出了经验,说人多花样多。-
-
  他们都是本市的生意大家,有很多生意来往,不是你认识我就是他认识他。生意场上大家难免尔虞我诈,以至产生许多的不快和压力,于是他们把商场的压力跟家庭的压力都完完全全的发泄在我的身上,以平衡他们的心态,所以他们对我更是一郑千金。这5年下来我赚了不少的钱,也受到无边的凌辱和虐待,但也得到相应的刺激。其实我之所以这么做一是因为我喜欢,二是因为钱。有的玩又有的赚,干is198嘛不干is198。-
-
  我也曾经是个天真浪漫的女孩,但自从6年前的一件事,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当时我还不满18岁,正在读高中三年级,而且马上面临高考。正是因为高考,我们学校加了夜课。有一天下课回家,正当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辆面包车疾驶到我的身边停下,还没等我反应是怎么回事,车上窜下三个男人用布袋把我罩住后抬我上了面包车,我刚叫了声:“救。。。”就有人隔着布袋捂住了我的嘴。车往哪开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车开了将近1小时的路程,而且最后10来分钟的路崎岖不平,好象泥巴路,应该是市郊区的地方。-

-  车停了,他们把我连人带布袋的拉出来了,拐了几个进了几道门,他们把我结实的绑在一根柱子上后掀开了罩在我头上的袋子,这时我才看清是什么人绑架了我。他们一共有5个人,一脸淫相。
--
  “你们抓我来这干is198什么?”我害怕的说着:“求求你们放我回家,求求你们。”但是他们没有理睬我,只是不怀好意的看着我。良久终于有个人说话了:“我们抓你来只是想你做我们的性奴隶,我们观察你很久了,你的样貌和身材都达到了我么的要求。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么不会伤害你的,但如果你不老实的话,我保证你会后悔自己为什么是个女人!”我害怕极了,但一个柔弱的女孩又能怎么样呢。他们走过来开始撕我的衣服。-
-
  6月底的天气已经很热了,我身上只穿了一件淡黄色的连衣裙,没有戴乳罩,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和一条白色的四角内裤。因为是个学生,所以穿着比较传统。他们把我的裙子撕成一片片的,背心和内裤也不放过,除了一双旅游鞋外,我已经一丝不挂了。-
-
  他们5人看着我美丽的胴体眼睛都直了,“真想不到世上有这么漂亮的女人,老四,你的眼力真不错。”我当时吓的脸都绿了,直到他们开始摸我的乳房时我才回过神来开始尖叫。其中一人用力打了我一巴掌说:“你最好别乱叫,要不然有你好受的。-
-
  再说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这是个牧场,方圆10里都没有人的,况且我们还是在地下室,要是你叫的我心情不爽了看我怎么治你!“但我还是忍不住的大声叫着,因为他们在摸我的裸体,作为女孩子的矜持,当然会不由自主的尖叫了。刚才那个男人又说话了:”兄弟们,别玩了,还是先好好调教她一下。“在那些魔爪离开我的同时,那男人拿出了一根鞭子,来到我面前:”都说了叫你别叫,你是自找苦头。“一鞭子下来抽在我的大腿上,一股钻心的疼痛在我身上扩散开,”啊""""" “接着高声的惨叫。
-
-  男人并不连香惜玉而是一鞭又一鞭的抽下来,直把我打的惨叫连连,讨饶不绝,“求求你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啊""" 啊""”男人并没有停手,-
还在边打边说:“以后还听不听话?”
-
-  “听,以后我都会乖乖的听话了,求求你别打了,好痛啊" ”
--
  “这次不好好的教育教育你,以后就不好调教了,今天我们每个人都会调教你一次,你认命吧。”说完男人的鞭子又猛烈的抽下来。
-
-  “老二先给她喂些药,我们是要把她培养成性奴隶,要让她在虐待中得到快感,不是一味的折磨她。”
--
  “还是大哥有见解,老三把药拿来。”-

-  我看见一个男人拿来一大一小两个瓶子,小瓶子里装有一些药丸,大瓶子里装的是药粉。“大哥,药丸每小时喂她两粒,药粉溶在水里再用鞭子蘸药水抽打,我保证她以后会求我们抽打她。”说着他就往我嘴里喂了两粒药丸。
--
  “老二,换个姿势,这样只能鞭打她的前面。把她吊在横梁上前后夹击的鞭打。”-

-  他们把我从柱子上解下来重新绑好双手吊在横梁上,其实并没有悬空吊着,他们我的双脚还可以睬着地,他们说是因为今天会鞭打很久,怕我的身体受不了所以让我可以站着。
-
-  那个叫老三的把药粉倒在一个桶里,加了3/ 4桶的水。“小妞,今天要把这桶水用完就可以了。”天哪!那我还不得挨上几千鞭,我会被活活打死的,他好象看穿了我的心事:“放心吧小妞,你不但会没有事,而且你还会求我们鞭打你的,哈哈。”
-
-  说着蘸了药水的鞭子开始往我身上抽打,果然和他说的一样,蘸过药水的鞭子抽在身上的感觉虽然也是疼痛,但一会儿就变成一种难以言表的舒畅,希望他再来一下。-

-  “我没说错吧小美人,这种药可以被你的表皮细胞吸收从而麻醉你的神经,让你只感觉到快感而感觉不到痛感。而给你吃的药则是可以让母马都发情的淫药,每小时给你吃两粒那可是马的两倍。明天你也就会变成一匹发情的母马了。”
-  每一鞭抽下来都刺激着我的神经末稍,带给我强大的快感同时一点点的侵蚀我的意志,终于我开始哼哼唧唧的淫叫起来:“唔""" 唔""" 好舒服""恩""我还-
要,不要停" 用力打我""" 喔""喔""再打,再用点力,哦""" 大力点""我好舒服,-
噢""噢""我好爽!”-

-  他们也满足了我的要求用力的鞭打我,5个男人轮番上阵把我鞭打的娇喘连连,淫声叠起。鞭打持续了很久,等到药水还剩下半勺的时候男人们停止了鞭打,把我解了下来放在木板床上把我弄成狗趴的样子,老三又拿出一瓶药粉均匀的撒在我满是鞭痕的身上,他说这种药粉遇水即化而且极易被人体吸收,只要稍加时间我就会变成一个用淫药做成的女人,而且这种药可以让我产生更多的雌性激素,让我的皮肤更光滑,乳房更丰满,让我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妖媚的气质,让男人看见我就有一种想操is198想虐待的感觉。-

-  接着老三把剩下的药粉用空心管倒进了我的处女穴和屁眼里。此时我的处女穴早就是一片汪洋了,只等着男人插进来。但他们不但没有插进来反而用手指跟舌头刺激我的小穴和乳头。-
-
  我早就受不了了:“求求你们别欺负我了,我要啊" 我要你们插我,求求你们给我吧" 我要。”
--
  “要我们插你也行,但要叫我们亲哥哥,我们以后就是你的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你愿意吗?”
-
-  “我愿意,我愿意。哥哥,亲哥哥,亲哥哥,求你们来插妹妹的小穴吧" ”-
  “那好,就让大哥来帮你吧。”说完老大就把他的大鸡巴插进了我的小穴里,我感觉到很紧很舒服,却没有痛的感觉。应该会痛的呀,我还是处女呢。被淫欲淹没的我并没有多想反而让自己沈醉在舒服的快感中。老大插了10来分钟后就射精了,但他没有射在我的子宫里,而是射在旁边的勺子里。
-
-  然后老二接着插我(本来是被人抓来强奸的,但现在怎么也不能说是强奸了,通奸还差不多),他也是射在勺子里的,接着老三,老四,老五都依次插了我,把精液射在勺子里。-
-
  第一轮轮奸结束后,马上开始了第二轮,这次插的是肛门跟嘴巴,我已经完全不知道什么羞耻了,那时我只是一个欲求不满的淫妇。他们有时单玩我的肛门或嘴巴,有时同时插我的肛门和嘴巴。-
-
  但他们从不把精液射在我的嘴里或肛门里,一律的射在勺子里。第二轮结束后,体力好的老大和老三又插了我第三次,这次他们一起插我的小穴、嘴巴和肛门。这场虐奸直到凌晨3点多才结束,等他们都离开我的身体后我才发现小穴和肛门都出血了,只是因为淫药的关系我感觉不到疼痛,而且大量的淫药都已经透进了我阴道和肛门的表皮细胞。-

-  我皮肤的细胞都浸满了淫药的成分,而且老三还说以后要天天喂我吃淫药,用药水泡,要把我全身的细胞都渗透淫药的成分,让我从内到外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淫娃荡妇。最后他们把尿液都拉进了勺子里,并且把桶里剩下的半勺药水也倒进了勺子里。-
-
  “小美人,喝下去!”并强迫着把勺子端到了我的面前,我连忙把头转了过去。
--
  “你要是敢不喝下去的话,我们就把你卖到外国去做妓女!”老三恶狠狠的对我说着。我不敢不听他们的话,把几乎满满一勺的尿液、精液和淫药的混合液体一口一口的喝到肚子里。其实也不难喝,大概是因为里面有淫药的缘故吧,但我明白真正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我已经拥有一个超级淫妇的身体。我对精液和尿液的味道很适意,那种只有男人身上才有的汗臭和尿骚味让我很兴奋很刺激。-
  5个男人都离开了这个冲满臭味的地下室,他们没有再绑我但却带走了我所有的衣服,我也因为体力消耗过量而倒头就在木板上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我足足睡了12个小时,虽然肚子饿的慌,但体力却恢复了。我仔细看了看这个地下室,大小在20平方左右,只有一个小小的天窗透进来一缕阳光,给昏暗的地下室带来一点光明。我打开门从地道左拐右拐的来到地面的房间,结实的铁门上扣了把大号的铜锁。-
-
  其实就算不锁门我也不敢一丝不挂的走出去呀,我只是饿了要找他们给我东西吃。我试着叫了声:“有人在吗?我饿了。”-

-  不一会儿老五过来了:“他们出去了,马上就回来,你先忍着。”-

-  “五哥,我已经在这呆了快一天了,身上都臭死了,你能不能放我出来让我洗个澡。”我已经没有什么羞耻心可言了,无论是谁给他们这么一晚的折磨调教都会和我一样的。
--
  “不行,你要是跑了怎么办?”
--
  “怎么会呢五哥,我身上一丝不挂的能跑到哪去啊。”
-
-  “说的也是,可是我要和你一起洗,我身上也臭的很。”
-
-  我不可能拒绝,他把我带到给牲口洗澡的地方,“委屈点了,小淫妇。我们只有这有水洗澡。”-
-
  我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条件,只是拿起地下给牲口洗澡的水管打开水龙头网自己身上冲着水。老五看我一只手拿着水管不方便就帮我拿着水管帮我冲水。我对他微微的一笑:“想不到你还挺细心的。”-

-  “没什么,你也要帮我洗的。”我明白他的意思。这里没有洗发水和香皂,但痛快的梳洗了一下总是很舒服的。我只是奇怪我满身的鞭痕泡在水里怎么一点也不疼。看来那药真的很厉害,我的表皮细胞已经感觉不到痛了。正但个我帮老五洗澡的时候他们回来了,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东西。
-
-  “老五、老五你在哪呢?我们回来了。”
--
  “大哥地下室门开了,老五八成是在跟小妞快活着。”
--
  “我是在快活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和她正在洗澡呢。”老五大声回答。-
  “那快点,我们在外面已经洗过了。快点出来吃东西。”-
-
  我和老五三下两下几洗好出来了,我依然是赤身裸体的,这会连鞋都没有穿。
-  老五和我走过去坐在桌子旁拿东西吃,但老三却抓住了我正要拿食物的手。“你和我们吃的东西不一样。”说着他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装满粘稠液体的娃哈哈纯净水的瓶子和一大瓶昨天的那种药。“这是马、牛和狗的精液,这是昨天抹在你身上淫药。你以后没顿饭都必修吃掉一瓶动物的精液和100克淫药,100克的量大概是瓶子的1/ 3,也就是说你以后要一天吃一瓶淫药和三瓶精液。”天呐!这哪是人过的日is198子呀!连狗都不如。-
-
  " 你只是我们养的奴隶,我们养的狗,我们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叫你吃什么你就得吃什么。你若敢有半点不从我们就割掉你的乳头!“老大说话了。我知道他们的话就是圣旨我不能有半点违抗,要不然我的乳头就完了。虽然我已经是人尽可夫的婊子,但我也不想自己变成残废啊,更不想死。-
-
  我拿出一个大碗,把动物的精液全部倒入碗里,然后又把1/ 3瓶的药粉到进去,搅拌均匀。男人们吃饭是食物蘸着调味料,而我则是蘸着精液。吃法大体行有两种,一是用食物蘸着精液吃,二是一口食物一口精液。其实精液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难吃,慢慢的我还喜欢上精液的味道,有时候晚餐把两瓶精液都吃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就边吃饭边帮男人们口交,用他们的精液当早茶喝。
-
-  淫药吃了一个月就吃光了,老三说已经够了这已经是一匹母马一年的分量了,我一辈子都离不开精液和虐待了。-

-  他说的没错,我到现在都还在保持着吃动物和人精液的生活习惯。而且也从来没有人在我的小穴里射过精,因为我每次都把男人的精液吃下去。那都是后话了,现在我还在那5个男人的手中。
-
-  白天他们都忙着牧场或其它的事情,所以白天我就可以好好的休息。可是每天晚上我都要接受不同的调教和折磨。第二天晚上,他们把我拽进地下室。
-  “做天的鞭教你表现的不错,今天是吊刑,但在吊刑之前先要把你的肛门和小穴加工一下,也就是把你的前后洞都堵起来。”-
-
  他们先给我清洗了阴道和大肠,灌肠的时候我只感觉到涨没有感觉到痛,也许我的身体开始产生变化了。老四老五一人抓住我的一只脚把我到提起来,我只有肩膀和一小块背挨着地,老大和老二则一人坐住我一只手染我动弹不得。老三则拿出浸泡在药水里的核桃一个一个往我的肛门和阴道里放,每放进去一个他就用一支大毛笔把核桃推向最深处。因为我是到着的所以肠胃等内脏都往胸腔下坠,给腹腔空出很多的空间。
-
-  老三足足往我肛门里塞了25个核桃,阴道里塞了30个核桃,我的小腹都明显的可以看出一个个的小鼓包。老三有在我腰上绑了几道绳子,接着从双腿间穿过绞进阴道和刚们,紧紧的压着阴道口和肛门让我不能把核桃拉出来。-
-
  腰上的绳子绑好后,他们把我趴在木板床上把我的手扭在后背,老四老五在我的小腿和脚脖子上绑上10圈绳子,老大和老二则在我乳房的上下部分绕了10圈绳子双手一起紧紧的绑牢。老三拿了一条绳子将我小腿和背部的绳子紧紧的收起来,这样我就成了个“U”字型。-
-
  最后男人们用一根粗点的绳子栓在背部和小腿之间的绳子上把我悬空吊了起来。顿时我手脚就被拉扯的想动都动不了。老三还觉得不够,又找了根绳子把我的头发紧紧的绑住用力的往后拉系在腰间的绳子上,这样一来我的头只有高高的抬着了。把我吊好后,男人们开始把鸡巴塞进我的嘴里,他们都还没有发泄过呢。他们还把两根鸡巴同时塞进了我的嘴里,他们一个个把精液射进我的嘴里后还让我把他们的精液都喝了下去。但总有吃不到的,就顺着我的下巴往下滴。-
-
  忽然老二尿急了,他就直接把尿液拉在了我的嘴里。我一下子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呛着了,他也就不往我嘴里撒尿了,而是撒在了我的头上,其余的人看见也都纷纷效仿,都把尿液撒在我的头上。我就这么可怜的被吊着,而且要整整吊一个晚上,慢慢的我的手脚越来越麻越来越酸,后来就没有知觉了,但身上的知觉却一直都有,但是没了痛的感觉也就不觉得很难过了,难受的是肚子里那55个核桃和很多的蚊子在叮我,我被吊着摸不着打不着,而且我感觉蚊子越来越多,因为我越来越痒了。再后来我就在麻痒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终于到早上了,我被蚊子叮醒了,因为天还早,所以我又熬了一段难受的蚊虫叮咬时间。直到男人们进来把我解救下来,把我体内的核桃一个个的挖了出来,阴道里的都取出来了,但大肠里的有3个塞的太深了拿不出来,也就让它在我的肚子里呆着了,后来是大便的时候才把它拉出来。白天的时候他们让我洗澡休息,而且他们很注意我的饮食,每天除了固定的精液和淫药外,食物都是营养科学的搭配,说是要增强我的体质,男人们每天都轮流督促我做运动做仰卧起做。本来我身材就很好了,这样他们把我培养的越来越性感妖媚了。而每天晚上则用不同的方式调教我。
-
-  夜晚又降临了,这次不是在地下室,而是把我带到了马儿的配种房,老三说今天要对我进行口交、捆绑和阴道的调教。-

-  首先进行的是口交的调教,老三拿出大小不等的几个假鸡巴走到我的身边让我跪在地上仰着头,男人先拿了个比较小的插进我的嘴里,我用我的嘴唇和舌头进行吹、吸、舔、绕、吞等口交技巧的训练。看我已经比较熟练的时候老三叫我停下来说是要进行深喉的调教。他叫老二扯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尽量向后仰着,他则拿着假鸡巴往我张开的嘴巴里捅进去,老三先试探性的捅了几下,让我产生被噎着想呕吐的感觉,他看准我想呕吐是喉咙大开的时候猛的一下把假鸡巴捅进了我的喉咙里,然后不紧不慢的的抽插着,看见我适应了后就换了根较大点的来插,直到所有的假鸡巴都插过了。
-
-  “二哥,可以放开她了。”然后对我说:“现在你要自己吞进去。”-

-  我只好自己一点点的把假鸡巴连吞带捅的插进了自己的喉咙里,有了刚才的经验做起来也就不怎么难了。待我插过了所有的假鸡巴后,男人们就开始让我为他们做深喉的口交,直到他们都将精液射进了我的胃里。但这并没有完,男人们又把10匹发情的雄马牵了进来,要我给马口交。马的鸡巴是特别大特别长的,而且在我唇舌的刺激下变的又硬有热。我把嘴巴张到最大也只能勉强把头上的一小截含在嘴里,压根就谈不上插进喉咙里。-
-
  男人把我的头用力的往马鸡巴上掼着,但除了给我增加痛苦外什么用处都没有,最后他们也不在折磨我了,只叫我给所有的马儿都口交,并且把精液收集在旁边的桶子里。我依次为每匹马儿都做了口交,马的精液可真多,10匹马足足收集了半桶的精液。
--
  这时老三往精液里倒了一瓶的药粉叫我用手搅匀了让我喝下去。虽然我不介意吃精液,但这次太多了,我喝了半个多小时才喝完,我想我肚子里大概都是精液了。
-
-  调教还在继续,男人们拿出一捆细钢丝对我说现在是捆绑训练。他们把细钢丝一圈一圈的缠绕在我的胳臂上、腿上、身上,而且还用力的勒,每一根钢丝都深深的陷在我的肉里。接着他们又把像粽子一样的我仰躺着“土”字型固定在了刑台上。-

-  “来给你做最后一个训练。”老三拿来一堆各式各样的调教棒和假鸡巴。“我们要把你的阴道训练成为无论多大的鸡巴都能插进去,多小的鸡巴都能夹紧的‘明器’。”-

-  他先用大大小小的假鸡巴把我的阴道插的大大的,最后那根比可乐瓶还大,但我的阴道也轻易的吃了进去。老三又用一个用橡胶皮包着的压力调教棒插在我的穴里然后不停的把空气压进去,直到把我的阴道撑到不能在撑的地步。接着男人一次又一次的要我紧缩阴部,然后慢慢的减小压力突然又加大压力这样重复很多次。-
-
  “不行,你以后每天都套做阴道紧缩操is198。”
--
  这项训练太难了,我足足用了1个月的时间才把“明器”练出来。
--
  在这段时间没有叫我做其它的调教,平时也是些普通的插穴,但我的身体和心理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我的身体已经被淫药侵蚀透了。心理上的变化是可怕的,我已经觉得我就是一个天生的淫妇,甚至于我居然可以和男人们打情骂悄,希望他们凌辱我把我当成母狗来使唤。
-
-  在我“明器”练成的时候,男人们给我做了一次测验,就是让5匹种马来操is198我。那是我做爱最爽的一次,5匹马儿轮奸的感觉那是任何男人都无法给我的。而且我也确信了我是个天生的贱妇,30多公分长的马鸡巴居然可以完全的插进我的穴里。那场轮奸下来我已经是不成人型了,阴道一塌糊涂,全身给精液洗了个澡,一身到脚都泛着淫光。
-
-  我在牧场里被他们整整调教了3个月,把我从一个清纯的小女孩调教成一个淫荡的母狗。-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