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殇离夏
殇离夏

殇离夏

????老子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  无论我们生活在怎样的环境,天地不会对你多加照顾,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寻求心里生理的平衡,离夏送走了弟弟一家,变得更加放松,但是同时她对老离得心里包袱更在意,所以他感觉有必要对老爸开导一下,想到这她来到老爸房间,看见老爸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老离看到女儿来到房间,探起上身,离夏坐到了爸爸身边,笑嘻嘻的说,爸,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趁着这几年好好享受生活,如果您要是想我公公那样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家里就咱俩,不用担心太多,您说对么?-

-  老离看着女儿,重重的叹了口气,夏夏你说的对,也许过几年我也该去找你妈了,这几年就让我好好的照顾你们吧。
-
-  这话离夏听了仿佛又又看到了魏喜,随口说了句,照顾就要全身心的照顾,色老头。
--
  老离听到这话,手慢慢的伸向离夏的大腿,离夏没有反抗而是顺势躺在了老离的怀里,任由老离的手在自己大腿根处游走,嘴里喘息声越来越大,老离似乎受到了鼓励一样,另一只手攀上了离夏那熬人得双峰,乳房在老离手里改变着各种形状,随之而来的是离夏忘情的呻吟,老离看到离夏已经忘情,轻轻的把离夏放躺在床上,翻身下床,退下自己的衣服,那条多年不用的老根怒目挺立,像是在找着可以一战的对象,很快目标锁定,睡衣稍微往上退了一下,一块黑黑的三角神秘地带裸露,硕大的圆头如制导导弹一样精准,直接刺入目标,带来的后果是离夏一声长叹,浑身突然的哆嗦一下,老根在来回的抽动,离夏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更加刺激老离的感官,后果是老根更快更猛的抽插……突然离夏一声深吼,啊!随之身体僵硬,蜜桃深处喷射出亮晶晶的甜水,老离停下了,抚摸着离夏,爱怜的说,怎么,夏夏高潮了吗?离夏满意的嗯了一声,色老头,还想找老伴么?我这个年轻的老伴好不好。
-
-  好,谁也没有我女儿老伴好,老离喘息着说。-

-  离夏慢慢的睁开双眼看了一眼老爸,随即无力的笑了,色老头,色老公,以后天天有老伴陪着你,看你还想别人不?-

-  老离把离夏扶起来说有了你我还哪有心思去找别人啊!只是有点对不是健健。-

-  离夏嗔怒着说到,做都做了,有什么对不起的,他回来了我好好的伺候他不就好了,就知道破坏气氛,不给你干了,哼,色老头,说着转身离开老夏怀里。
--
  老离急忙说,好,好,不说了,说着又把离夏搂进怀里玩弄着她的乳头。
--
  这时离夏说,爸,你还没到么吧?
-
-  嗯,老离答应着。
-
-  离夏站起身说这回我让你歇歇,女儿伺候你,说着让老离躺在床上,用手轻轻的抚摸因为聊天而软下去的老根,嘴轻舔着两颗圆圆的肉蛋,仔细而又灵动,舌尖在老根旁边跳跃带来得神经享受让老离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段细节有可能网友体会很少,不妨让你们老婆试试,保准带来不一样的享受,至于态度就看各位感情怎样了,纳兰我很怀念这种感觉,)老根经过这样的呼唤,立马跳出来应战,而敌方舌头没有理会,避其锋芒继续游走在老根周围,这更加激起老根的怒火,长度似乎又增加了,粗度也增加了似乎在展示自己硕大的身姿,离夏嗔怒一声色老头,随即大马金刀,浑然落座。-
-
  哦,一声长叹,离夏扬起头,上下起伏着,身体碰撞带来的声音非常悦耳动听,啪啪啪,老离得手没有放过在空中摇曳的双乳,让它变换着各种形状,离夏似乎忘记了世界是什么样子,只是本能的发出声音,啊!嗯!哦!也许时间女人的本能都非常像,没有太大区别。
-
-  起伏了5分钟左右,老根已经强弩之末,离夏也来回的移动起来,看来这神圣的仪式也非常耗费体力,随着老离啊了一声,离夏也不受控制的把身体内部的液体喷向老离的身上,淌到床上,前后整个做爱得过程持续了将近15分钟,可是激烈程度却非同一般。-
-
  两个人在高峰之后躺在床上休息,回味,恢复着体力,过了10分钟两个人同时起来,相视而笑,打扫战场。-

-  成成快放学了,离夏说,老爸,休息一下去接你孙子吧!我收拾就可以了,老离嗯的一声,下楼去了。
--
  离夏收拾妥当,换了一件睡衣,等待儿子回来,今天因为聚会没去上班,明天肯定要上班了,好好休息一下吧!健健走了几天了,空下的功课因为老爸而补齐,这让离夏心满意足,时间向后推移转眼过了3天,周末了,这3天没有激情,因为老离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今天成成不上学,准备出去玩,离夏一时也没有想好去哪里玩,就问老离,爸爸,咱们去哪里玩,不能两天都呆在家里,老离因为几天没做,恢复了失去的阳气,看着就穿一件睡衣的离夏眼睛发直,顺嘴说了句,问问成成吧!-
-
  成成说,我要去游乐场。-

-  离夏看看成成有看看老离,似乎在征求老离得意见,老离说好,就去游乐场。-

-  这时离夏的手机响了,是健健。-
-
  喂,老公,怎么一大早打电话,有事么?离夏接起电话说道。
-
-  没什么事,就是周末了,告诉你一声你们去溜达溜达吧!别在家里,闷,健健的声音似乎很无力。
--
  嗯,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老公,离夏问。
-
-  快了,两三天应该差不多,对了,我回去了要去看看医生,最近感觉睡眠不好。没有精神,健健说。
-
-  离夏很紧张,那赶紧回来吧!检查下身体。
--
  没事,等回去再说,健健说。
-
-  好吧!离夏说道,好好注意身体别熬夜。-
-
  挂了电话。离夏心里很不是滋味,担心丈夫的身体,这让她失去了游玩的乐趣,老离看出来离夏得情绪,说道,要不找个中医看看,应该没问题,今天你就去咨询哪里的大夫口碑好,我领成成去吧。-
-
  离夏说也行,爸,你们小心,有事给我打电话。-
-
  随后兵分两路,老离成成去游乐场,离夏给小勇打电话告诉了他姐夫的状况,咨询哪的医生靠的住。-
-
  小勇说要不先去大医院做个检查,没毛病的话我有个同学他的一个亲戚是老中医,估计没问题,我今天联系一下。-

-  离夏说我开车接你去,咱俩一起咨询一下,随即姐俩汇合奔向中医。-

-  因为同学关系很好也没受到阻碍,所以很快就见到了老中医,医生听了离夏的描述,没说什么,只是叫他去正规医院检查,没毛病了可以来这里看看,如果有毛病也可以来这里看。
--
  离夏默默的离开了,心情很不好,小勇也不是滋味,偷摸的给姐夫打电话询问身体状况,宗建说没什么大事但是听到离夏心情很差,感到甜蜜的同时,也很担心离夏,就说小勇好好劝下你姐,我过两天就回去了,到时候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
-  两天后,宗建回到家里,一脸的疲惫,这让离夏很是心疼,没有更多的话语。-

-  离夏请假跟宗建去了大医院检查,一套检查下来,让二人很累,更多的是担心。-

-  等待结果的时候是焦急的。离夏心里很怕,很怕,终于结婚出来了。大夫拿着检查结果的单子跟两口子说,放轻松,检查的人身体没毛病,就是营养不良,回去吧!这让离夏喜出望外一下子调到宗建怀里,搂着宗建狠狠的亲了一口,宗建尴尬一笑,谢过大夫,走出了医院。
-
-  外面的天很蓝,很开阔,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离夏想起了中医,急忙拉着丈夫的手说,宗建,小勇认识个老中医,我们去看看吧!宗建说没毛病去看老中医干什么?
-
-  离夏撒娇说,老公,去嘛,去嘛,咱们就去看看好了,宗建呦不过离夏只得点头,好吧,听你的,走吧,宗建哪能不知道老婆的用意,心里很是甜蜜。-
-
  听到丈夫同意,离夏给小勇打了电话,三人一起来到老中医处。-

-  大夫看诊把脉一番后,对宗建说,你的身体虚啊!你这是身体在抗议你过度劳累,你需要养下身体,工作不可过于拼命,同时男女之事这段时间应当节制,我给开方你吃一个月到两个月得中药吧!年轻人切不可逆天而行,身体会承受不住,切记切记,作息规律,去吧!
-
-  离夏在一旁听的很仔细,记住了老中医得话,三人欢喜得走了,回来的路上离夏说小勇这样吧,过两天咱们去旅游,马上快端午节了,让你姐夫放松下,家里的男人不能倒下,小勇说行。半路小勇下车回家了。二人回到了家里,离夏按照中医的嘱咐为宗建安排了营养餐和药品,老离和成成借光也享受一把营养餐。
--
  晚上老离知趣的回到了自己得房间,中途偷摸的看了一眼离夏,离夏也在这时看了一眼老爸,一切尽在不言中,今晚她属于丈夫,对于老爸她只能做爱,老爸对比很理解,这个是在正常不过的了。-

-  成成懂事得早早回房睡觉了,剩下两口子在客厅忙活,离夏幽怨的看着宗建,说赶紧回屋休息吧!今天不能了。-
-
  宗建一听心里很不乐意但是也没办法,回屋了,离夏收拾妥当,回到屋里,宗建看到老婆进屋说道,夏夏,今天晚上就一回好么?我这都快半个月了,难受死我了,离夏噗嗤一声笑了,色鬼,骗你的,还能真让你禁欲啊!只是大夫说你要节制,所以能在这段时间里咱们尽量少来,不来我还不干呢!哼,宗建满意的笑了,娶妻如此,夫复何求,天黑了,正是激战的好时候,宗建因为身体还很累,所以离夏爱怜得让丈夫躺在床上,退去他得睡衣,趴在宗建得身上,用已经暴露在外面的乳头划过他得肚子,这让宗建深深的吸了口气,离夏没有起身而是来到男根之地,用舌头轻轻的吮吸软软的男根,眼神看向他得脸,似乎很委屈,这让宗建心里非常满足,男根一点点的被吸进嘴里,舌头环绕着冒头,一点点的深入,终于全跟进去嘴里,男根似乎醒转一点点的变大,变粗,渐渐的填满整张嘴,继而离夏来回摇动脑袋,仿佛小鸡啄米一般,宗建双手抚摸着离夏的脸庞,闭着眼享受着,过了一会离夏抬起脑袋说,舒服么?老公。-
-
  没有回答,只有嗯的一声似乎一切都很明了,离夏分开双腿,让男人之物对准自己的幽洞,猛的一坐,齐根落入,啊!两声长叹,同时发出,离夏慢慢得上下起伏,速度慢慢加快,宗建的屁股随着节奏配合着,浪叫声此起彼伏,离夏俨然一个守寡多年的妇女改嫁之后第一宿,太欢实了,如狼似虎得年龄,让她无所顾忌的晃动着,因为久久没有释放的宗建也是憋的难受,干柴碰到烈火,后果可想而知,战斗激烈而惨痛,离夏不知道累一般摇晃不停,嘴里发出狮子一般的吼声,地动山摇似的响动在房间里炸开,这让另一个房间的老离欲火焚身,战斗在继续,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老公,快!在快,失去了意识的离夏恣意的叫唤着,带给宗建得是征服的快感,突然离夏猛的一哆嗦一股剑一样的水柱喷射而出。-

-  高潮了吧!夏夏。-
-
  宗建问到,因为他还没有投降所以说话很有底气,这让离夏狼狈不堪,离夏有气无力的说老公,我好满足,等我恢复一下,肯定让你满足,宗建抚摸着离夏失落的乳房,说到没事,老婆你躺下,我伺候你,离夏立马起身说不行,我就想让你躺着为你服务,你等我一会,马上就好,离夏深呼吸调节了一下,梅开二度让重整旗鼓的离夏俨然成为了一个女王,慢慢得摇动,刻意夹紧的桃源,让宗建知道了投降的必然,离夏淫声浪语的叫唤着,老公,我要飞了,我要死了,这种感觉真好,突然男根向桃源深处自然的一顶,似乎是在诉说坚持的不易,继而连续的点头,告诉女王侵略战争必将失败,你的精神感动了我,女王的赏赐是浩荡的,甘露一般的大水倾盆而至,床上两人久久不愿说话,门外偷听的老离看到战斗结束慢慢得回到了房间,筹划着过几天的侵略,离夏说到,老公这段时间里咱们一周一次,把你的身体养好了,我就随便你,好不,咱们这个家不能没有你,宗建爱怜的抚摸着离夏,说一切听你得,老婆,这个家有了你,我什么都不怕了。-
-
  夫妻二人躺了一会开始收拾残局,彼此看了一会会心的笑了,离夏说这回你满意了吧!
--
  满意,老婆真的太厉害了,像一个荡妇一样,哈哈宗建开着玩笑。-

-  羞得离夏抬不起头来,坏蛋,竟说那些让人脸红的话,前几天你不说有惊喜么?什么惊喜,宗建神秘一笑,从包里拿出来一个塑料带,离夏一看就知道那是开裆的丝袜,随即嗔怒道,坏蛋,收起来吧,等下次穿起来给你看。
-
-  也许是老夫老妻了,过了那个年轻的年龄,彼此之间相互很熟悉,没了情话绵绵,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所表达的意思,二人清洗过后,相拥而眠。
-
-  【完】